床是常规床,凉席是杂粮煎饼做的,实在让我躺不下去。
虽然肚子有点饿,看着也不能随便吃。
找了个超大口袋,把屋里的所有东西都装进去,包括床、柜子、窗子、桌子等等。
再把它们扔进一个超大的垃圾桶里。
送餐的送来一卷杂粮煎饼,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扔掉的那个缩小版,也没吃。
好在还送来了其它好吃的,有一只烤鹅,特别香,就吃了半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