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个大厅,有一排桌子,上面铺了布。三个女孩,其中一个是YE。她看到我,跟我打招呼。我就走过去。她问了我学历,我说了。她说现在学历很重要,至少要研究生。我看她面前摆的是本科的教材,是高等数学还有其它什么中等数学。我说没办法了,我也想进一个层次,可我看书看不进去啊。
后来来了另外一个女孩,跟叶嘀咕了一下。也说她要去拔刺了。我不太懂拔刺是干什么。她走时从我身边擦过的时候,我手指上有刺了,是一根一毫米醋的铁刺。然后又听见YE在走远了好几步时说的话,鼻子上的刺。那不是去黑头吗?